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訴訟稱,億萬富翁的基督教基金會從事謀私交易(self-dealing)

比爾·黃(Bill Hwang)的投資公司的一名前主管尋求數百萬的補償,他說恩典與憐憫基金會被用作“財務逃生艙”。
English简体中文
訴訟稱,億萬富翁的基督教基金會從事謀私交易(self-dealing)
Image: Spencer Platt / Getty Images
Archegos公司首席財務官帕特里克·哈利根(Patrick Halligan)也曾在恩典與憐憫基金會任職,於4月離開聯邦法院。

Archegos Capital的一名前常務主管(managing director)已經提起訴訟,指控與該公司有關的基督教非營利組織“恩典與憐憫基金會”(Grace and Mercy Foundation)存在欺詐行為,而該家族公司是幾十年來華爾街最大的白領犯罪案件之一的中心。 在尋求數以百萬計的補償時,他聲稱該基金會的8億美元資產中包括了從Archegos的僱員報酬中挪用的資金。

4月,聯邦檢察官指控Archegos公司創始人比爾·黃(Bill Hwang)犯有敲詐勒索和“大規模欺詐”罪,這是一位直言不諱自己基督教信仰的億萬富翁。 據檢察官稱,2021年,貸款給Archegos的銀行損失了100億美元,該公司的倒閉使股市蒸發了1000億美元。 黃某目前以1億美元的保釋金獲得自由,等待審判。

布蘭登·沙利文(Brendan Sullivan)於2014年開始在Archegos工作,並在2021年3月Archegos垮台期間辭職。他正在尋求他所認為的被拖欠的數百萬元報酬。 他說,Archegos公司的領導層強迫員工將他們的獎金放回公司的一個基金中。他聲稱Archegos公司隨後將其投資於股票並轉移到恩典與憐憫基金會。 他說,該基金會隨後出售了這些股票並獲得了利潤。 這將保護升值的股票不被徵稅,並為Archegos公司的捐贈提供稅收減免。

“這些轉移到基金會的股份都來自Archegos基金,其中包括員工的遞延報酬(deferred compensation) ... 這是在員工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況下進行的,”訴訟說。 沙利文說,員工基金總共損失了5億美元。 沙利文說,他在辭職時被拖欠3000萬美元的遞延報酬,但他至今沒有收到任何補償。 根據訴訟,他是Archegos公司的27名全職員工之一,該訴訟是針對該公司、其高管和基金會的。

彭博社專欄作家馬特·萊文(Matt Levine)指出,訴訟內附表格顯示沙利文只向遞延報酬基金投入了380萬美元,他是根據2021年3月Archegos公司的誇大利潤得出的3000萬美元的價值。 一個“厚顏無恥和精心解讀合同的組合”,在談到這一對2700萬美元紙上利潤的起訴時,萊文說。

作為曼哈頓基督教社區的一員,沙利文通過救世主長老會參與團契。他聲稱黃把基金經營得像一個 “邪教”,並利用基督教作為一種方式,迫使員工把他們的收入投資回Archegos。 他說,關於員工信仰的問題是績效考核的一部分,他們被逼着去參加基金會的午餐讀經活動,而基金會就在同一個辦公室里。

沙利文是以一個心懷不滿的前僱員的身份起訴的,他提到了黃答應給他的職業機會,但從未兌現。雖然有錯別字,但他長達99頁的訴訟書中充滿了電子郵件和對話,具體說明了他的不滿。 在21世紀初,安然(Enron)公司的員工在公司倒閉后失去了數百萬的退休金,他們提起了類似的訴訟,並在集體訴訟中最終贏得了和解(settlement)。

恩典與憐憫基金會的律師克里斯托弗·波里諾(Christopher Porrino)在一份聲明中說:“沙利文先生對恩典與憐憫基金會的投訴充滿了毫無根據和無意義的指控,所有這些都將在法庭上被決定性地駁斥。” 他補充說,該基金會將繼續其自2006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的撥款工作。

恩典與憐憫基金會每年將其資產的約5%——在2019年,即有記錄的最近一年,達到約3000萬美元——分配給各種基督教組織,如“博韋里宣教”(Bowery Mission)、監獄團契和富勒神學院。 沙利文稱,對基督教團體的撥款是為了掩蓋黃將基金用於個人利益的行為。

沙利文稱,黃將基金會描述為他的“逃生艙”(escape pod),當Archegos陷入困境時,黃經常告訴相關員工,如果公司倒閉,他可以將他們轉移到基金會,並利用其資金重新啟動另一家投資公司 “Archegos 2.0″。 沙利文說,黃曾考慮將恩典與憐憫基金會的資產轉讓給Archegos公司,但在接受諮詢后沒有這樣做,因為這將是非法的。

沙利文指控說:“黃提到,一些Archegos公司的員工將獲得基金會的資金,以啟動他們自己的投資基金,基金會可以從中獲得管理費。”

沙利文訴訟的核心是,Archegos和恩典與憐憫基金會作為同一個實體運作,儘管它們在紙面上是分開的。 兩者共享辦公空間和員工,沙利文說他們經常舉行“全公司”會議,包括來自Archegos和基金會的員工。

訴訟書中寫道:“黃定期和非正式地將資金和股票從Archegos賬戶轉移到基金會,以及他的家庭自己的私人非基金賬戶,利用Archegos的工作人員、行政職能和資源來運作基金會。”

在該基金會最近的稅表上,Archegos公司的首席財務官帕特里克·哈利根(Patrick Halligan)被列為恩典與憐憫基金會的簿記員(bookkeeper)。 在Archegos案中,哈利根與黃一起面臨敲詐和欺詐指控。 “哈里根 ... 是資產、股份和資金混合的核心,”沙利文的訴訟中稱。

訴訟中還提到了安迪·米爾斯(Andy Mills),他是Archegos公司的高管,也是紐約一所基督教學院,即國王學院(The King’s College)的前院長和董事會主席。 米爾斯在聯邦案件中沒有受到指控。

沙利文稱,當Archegos公司陷入困境時,黃和米爾斯向員工保證通過Archegos公司、黃的個人資金或基金會進行補償。 他說,米爾斯威脅那些打算離開的員工,說辭職的人將不會再獲得任何遞延報酬。

米爾斯拒絕向CT發表評論。

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的金融犯罪專家大衛·夏皮羅(David Shapiro)說,如果該基金會存在與Archegos并行的謀私交易(self-dealing),並且如果兩者作為一個實體運作,當局可能更願意對該基金會採取行動。

“如果我的左手不誠實,這可能是我的右手不誠實的相關證據,”他說,同時明確表示他不知道對黃和Archegos的指控的真相。

然而,夏皮羅說,與冒險的Archegos相比,該基金會的運作似乎更加謹慎,基金會的回報率超過了它所贈送的金額。

夏皮羅說,如果做990表申報的會計師事務所是一家小公司,而不是像畢馬威(KPMG)這樣的大型會計師事務所,他可能會對基金會“更加擔心”,因為後者對單一客戶有更大的財務獨立性,可以指出道德方面的漏洞。 恩典與憐憫基金會的2019年990表申報文件列出了一個3人的會計師事務所。

夏皮羅說:“當你在僱員的報酬問題上胡作非為時,你就會違反《僱員權益保護法》(Employment Retirement Income Security Act,ERISA),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ERISA欺詐是該訴訟的指控之一。 “這真的是一個可怕的情況。”

同時,針對黃和哈利根的聯邦案件正在進行,檢察官必須在7月20日前提交辯方可以審查的證據。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uly/August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