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诉讼称,亿万富翁的基督教基金会从事谋私交易(self-dealing)

比尔·黄(Bill Hwang)的投资公司的一名前主管寻求数百万的补偿,他说恩典与怜悯基金会被用作“财务逃生舱”。
English繁體中文
诉讼称,亿万富翁的基督教基金会从事谋私交易(self-dealing)
Image: Spencer Platt / Getty Images
Archegos公司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哈利根(Patrick Halligan)也曾在恩典与怜悯基金会任职,于4月离开联邦法院。

Archegos Capital的一名前常务主管(managing director)已经提起诉讼,指控与该公司有关的基督教非营利组织“恩典与怜悯基金会”(Grace and Mercy Foundation)存在欺诈行为,而该家族公司是几十年来华尔街最大的白领犯罪案件之一的中心。 在寻求数以百万计的补偿时,他声称该基金会的8亿美元资产中包括了从Archegos的雇员报酬中挪用的资金。

4月,联邦检察官指控Archegos公司创始人比尔·黄(Bill Hwang)犯有敲诈勒索和“大规模欺诈”罪,这是一位直言不讳自己基督教信仰的亿万富翁。 据检察官称,2021年,贷款给Archegos的银行损失了100亿美元,该公司的倒闭使股市蒸发了1000亿美元。 黄某目前以1亿美元的保释金获得自由,等待审判。

布兰登·沙利文(Brendan Sullivan)于2014年开始在Archegos工作,并在2021年3月Archegos垮台期间辞职。他正在寻求他所认为的被拖欠的数百万元报酬。 他说,Archegos公司的领导层强迫员工将他们的奖金放回公司的一个基金中。他声称Archegos公司随后将其投资于股票并转移到恩典与怜悯基金会。 他说,该基金会随后出售了这些股票并获得了利润。 这将保护升值的股票不被征税,并为Archegos公司的捐赠提供税收减免。

“这些转移到基金会的股份都来自Archegos基金,其中包括员工的递延报酬(deferred compensation) ... 这是在员工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诉讼说。 沙利文说,员工基金总共损失了5亿美元。 沙利文说,他在辞职时被拖欠3000万美元的递延报酬,但他至今没有收到任何补偿。 根据诉讼,他是Archegos公司的27名全职员工之一,该诉讼是针对该公司、其高管和基金会的。

彭博社专栏作家马特·莱文(Matt Levine)指出,诉讼内附表格显示沙利文只向递延报酬基金投入了380万美元,他是根据2021年3月Archegos公司的夸大利润得出的3000万美元的价值。 一个“厚颜无耻和精心解读合同的组合”,在谈到这一对2700万美元纸上利润的起诉时,莱文说。

作为曼哈顿基督教社区的一员,沙利文通过救世主长老会参与团契。他声称黄把基金经营得像一个 “邪教”,并利用基督教作为一种方式,迫使员工把他们的收入投资回Archegos。 他说,关于员工信仰的问题是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他们被逼着去参加基金会的午餐读经活动,而基金会就在同一个办公室里。

沙利文是以一个心怀不满的前雇员的身份起诉的,他提到了黄答应给他的职业机会,但从未兑现。虽然有错别字,但他长达99页的诉讼书中充满了电子邮件和对话,具体说明了他的不满。 在21世纪初,安然(Enron)公司的员工在公司倒闭后失去了数百万的退休金,他们提起了类似的诉讼,并在集体诉讼中最终赢得了和解(settlement)。

恩典与怜悯基金会的律师克里斯托弗·波里诺(Christopher Porrino)在一份声明中说:“沙利文先生对恩典与怜悯基金会的投诉充满了毫无根据和无意义的指控,所有这些都将在法庭上被决定性地驳斥。” 他补充说,该基金会将继续其自2006年以来一直在进行的拨款工作。

恩典与怜悯基金会每年将其资产的约5%——在2019年,即有记录的最近一年,达到约3000万美元——分配给各种基督教组织,如“博韦里宣教”(Bowery Mission)、监狱团契和富勒神学院。 沙利文称,对基督教团体的拨款是为了掩盖黄将基金用于个人利益的行为。

沙利文称,黄将基金会描述为他的“逃生舱”(escape pod),当Archegos陷入困境时,黄经常告诉相关员工,如果公司倒闭,他可以将他们转移到基金会,并利用其资金重新启动另一家投资公司 “Archegos 2.0″。 沙利文说,黄曾考虑将恩典与怜悯基金会的资产转让给Archegos公司,但在接受咨询后没有这样做,因为这将是非法的。

沙利文指控说:“黄提到,一些Archegos公司的员工将获得基金会的资金,以启动他们自己的投资基金,基金会可以从中获得管理费。”

沙利文诉讼的核心是,Archegos和恩典与怜悯基金会作为同一个实体运作,尽管它们在纸面上是分开的。 两者共享办公空间和员工,沙利文说他们经常举行“全公司”会议,包括来自Archegos和基金会的员工。

诉讼书中写道:“黄定期和非正式地将资金和股票从Archegos账户转移到基金会,以及他的家庭自己的私人非基金账户,利用Archegos的工作人员、行政职能和资源来运作基金会。”

在该基金会最近的税表上,Archegos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哈利根(Patrick Halligan)被列为恩典与怜悯基金会的簿记员(bookkeeper)。 在Archegos案中,哈利根与黄一起面临敲诈和欺诈指控。 “哈里根 ... 是资产、股份和资金混合的核心,”沙利文的诉讼中称。

诉讼中还提到了安迪·米尔斯(Andy Mills),他是Archegos公司的高管,也是纽约一所基督教学院,即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前院长和董事会主席。 米尔斯在联邦案件中没有受到指控。

沙利文称,当Archegos公司陷入困境时,黄和米尔斯向员工保证通过Archegos公司、黄的个人资金或基金会进行补偿。 他说,米尔斯威胁那些打算离开的员工,说辞职的人将不会再获得任何递延报酬。

米尔斯拒绝向CT发表评论。

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的金融犯罪专家大卫·夏皮罗(David Shapiro)说,如果该基金会存在与Archegos并行的谋私交易(self-dealing),并且如果两者作为一个实体运作,当局可能更愿意对该基金会采取行动。

“如果我的左手不诚实,这可能是我的右手不诚实的相关证据,”他说,同时明确表示他不知道对黄和Archegos的指控的真相。

然而,夏皮罗说,与冒险的Archegos相比,该基金会的运作似乎更加谨慎,基金会的回报率超过了它所赠送的金额。

夏皮罗说,如果做990表申报的会计师事务所是一家小公司,而不是像毕马威(KPMG)这样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他可能会对基金会“更加担心”,因为后者对单一客户有更大的财务独立性,可以指出道德方面的漏洞。 恩典与怜悯基金会的2019年990表申报文件列出了一个3人的会计师事务所。

夏皮罗说:“当你在雇员的报酬问题上胡作非为时,你就会违反《雇员权益保护法》(Employment Retirement Income Security Act,ERISA),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ERISA欺诈是该诉讼的指控之一。 “这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情况。”

同时,针对黄和哈利根的联邦案件正在进行,检察官必须在7月20日前提交辩方可以审查的证据。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uly/August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